清晰、透明和豐富的細節 – Lindemann Limetree USB-DAC


 

 

日期: 2022-08-01

 

誘人的小盒子造型設計是 Lindemann Audio 開發 Limetree 系列之產品概念,擴展這系列的產品 Limetree USB-DAC,通過它將個人電腦升級成聽音樂的發燒系統,利用其頂級的 D/A轉換器將模擬音質提升至一個新水平,將讀取 HiRes 檔案最高支援 768 kHz/24 Bit的 PCM或DSD512 經解碼後送入耳機放大器。 由於USB-DAC 內置了前級放大,可真接連在有源揚聲器上播放音樂或驅動功率放大器推動無源揚聲器。

Limetree 系列是在2018 年 Chord Company 成立 25 週年時所創立。從那時起,這家享有盛譽的高級音響製造商在該系列中開發了數個小盒子型音響產品案,遵循“小而強大”的理念。 USB-DAC 的加入,成為 Limetree 系列中 Phone、Network和 Bridge 新的成員。這個系列採用小盒子造型的想法可以追溯到 2007 年,當時 Lindemann 決定將個人電腦用作音頻播放作為其產品開發的另一個領域,這也催生了簡潔、緊湊的設計。從那時起,系列中的所有產品機箱,由擠壓成型的鋁材製成,桶型主體由精製的凹槽作裝飾,各由螺絲固定的前後面板構成了小盒子造型。在推出 Limetree 系列時,Lindemann 對這一設計進行了優化改進,表面採用高貴而順滑的表面,略為圓潤但無凸出的 Logo 字體,展現出清新的現代風格,與頂部的菩提樹葉圖案相得益彰。

輸入格式的訊息顯示
所有 Limetree 成員的一致性特徵,是正面左側的開/關部分,帶有 LED 指示燈和黑色柄紅框撥動開關,與銀色機殼形成強烈對比。 USB-DAC 中的 LED,以各種顏色告訴我們當前正在讀取的是哪種音樂格式。LED 燈光顏色由綠色到紅色,表示從 PCM 44.1 至 DSD512 的轉換。操作手冊解釋了哪種顏色對應哪種取樣率和音頻格式。第二顆 LED 燈指示當前正在播放的 是DSD 音樂檔。接下來的三顆 LED 燈,提指示所選訊號輸入的信息。您可以在 USB、D1 和 D2 之間進行切換,其中 D1 表示同軸輸入,D2 表示光纖輸入。您可以通過轉動並按下前面板右側的控制旋鈕來選擇輸入選項。由於此解碼器極其細小的尺寸,控制旋鈕似乎在面板顯得非常凸出。

操作鍵和遙控
控制旋鈕的設計使其易於操作,因為它以三種方式充當多種功能的控制;轉動可以改變音量,按下是靜音,按下並轉動可在不同的輸入之間切換。 金屬旋鈕轉動時有明確的一擋檔位置判斷,在旋轉過中手指感覺在抖動,而同時轉動並按下旋鈕進行輸入切換容易產生失誤。 這方面鼓勵用家使用隨機提供的紅外線遙控器來操作, 使各項操作變得更方便、更精確、更實用,您甚至可以在遙控器上更改 LED 的亮度,只需按一下按鈕即可準確選擇哪一種輸入。 此外,您還可以暫停和繼續播放當前的音樂曲目,也可以跳到上一首或下一首音樂,操作感非常優秀!

PCM 和 DSD 中的高規格 HiRes
首先,將音樂數據通過 USB 端口送入 USB-DAC,它是擁有筆記本電腦、PC 和 Mac 的發燒友之拍檔。 USB-DAC 還提供範圍廣闊的格式和功能:它支援讀取高達 768 kHz/24 Bit的 PCM 和 DSD 512 高規格的 HiRes 音樂檔案。 其它數碼輸入有 S/PDIF 同軸和光纖,例如可用於連接 CD 轉盤或平板電視機。 這兩種數碼輸入支援最高 192 kHz/24 Bit 格式。 ES9038 是來自專業 ESS Technology 的出色 D/A 解碼芯片,高精度 Femto 時鐘可準確處理精細的數碼訊號,最大限度減少 Jitter (時基抖動) 的影響。 該術語所指的是,減低解讀數碼音樂數據時的不準確和不同步,而導致在重建模擬音樂訊號時出現的誤差,從而導致音樂重播的失真和音質劣化。

USB-DAC也適用於“變形”的格式
作為 PCM 解碼,這種 Femto 時鐘的準確性尤為重要,DAC 不僅能夠讀取“smooth” 的 HiRes 取樣率(48、96、192、384、768 kHz),而且還能夠讀取那些取樣率為CD 標準 44.1 kHz/16 Bit的倍數 - 即 88.2、176.4、352.8 和 705.6 kHz。 從數碼轉換成模擬之後,經過數碼濾波後的波形可能會出現鬼影。然而,USB-DAC 能夠以平滑連續的方式重建模擬音樂訊號。以此為目的有不同過濾器,各有優缺點。 在 USB-DAC 中,Lindemann 選擇了最小相位飄移的 Slow roll-off 濾波 。 這種濾波的頻率響應較寬, 同時亦避免了方波鈴振的形成,令瞬態反應更加好。

內部包含前級放大器和耳機放大器
USB-DAC 不僅僅是一部解碼器,在細小的盒子內部還設置了高質素的放大模組。模擬訊號在放大器提供了兩種輸出方式。首先,在背面的 RCA 插座上輸出經解碼後的模擬訊號,通過這個輸出接口,您可以將其連接至功率放大器或連接到一對有源揚聲器。其次,也可以連接耳機。為此,USB-DAC 在前面板配置了一個3.5mm耳機插座,Lindemann 推薦使用阻抗在 16 至 300 歐姆之間的耳機。此強大的耳機放大器可以推動市面上大多數型號的耳機。再者,音量控制採用的是以電阻網絡衰減的純模擬方式,Lindemann 證明了這種相當優異且複雜的模擬解決方案,在音樂的細節豐富性方面具有優勢,尤其是在中低音量聆聽的情況下。

防止干擾的外置電源
小盒子中沒有包含的一件事,但這個決定是完全正確的。USB-DAC 採用了外置電源供電器。這種外置電源可以防止敏感的電子線路受到電磁波干擾,從而降低聲音質素,並避免了交流電源的哼聲影響。有見及此,Lindemann使用了“醫療級”的外置供電器,以此排除了USB-DAC 受電源干擾,並與之形成良好的退耦作用。此外,外置電源輸入還會在USB-DAC 內部再作進一步過濾,這種低干擾性電源對音響設備的聲音寧靜度也會產生積極的影響。為了減輕外來震動的影響,USB-DAC 使用了四粒吸震的自粘橡膠機腳。然而,它們還有另一個目的是保護機底的台面,否則機殼底部可能會刮傷台面。所以,放置時把機腳朝下面,插入電源插頭,通過 USB 線將 USB-DAC 與筆記本電腦相連接就可以了。

Lindemann Limetree USB-DAC 的測試
將 USB-DAC 與電腦連接後,首先我們安裝了多數發燒友都選用的播放軟件 Audirvana 在筆記本電腦上。這個可以播放 PCM Hi-Res 和 DSD文檔,特別是與能夠實現此功能的轉換器(即我們的 USB-DAC)結合使用。播放選用了不同分辨率的音樂檔案用於測試USB-DAC讀取各種音樂格式的解碼能力,直到最終達到最高的 DSD512 格式。這在最初的測試不成功,最後更換了另一條 USB 線材後才能全部正常工作,音樂數據透過 Supra Cables USB Excalibur 傳輸到USB-DAC,從此事件中了解到USB線是整個訊號傳輸環節的薄弱點,證明一條高質素的 USB 線可以帶來良好聲音回報。當前的測試音樂檔案是“Feenbrothers Play Dave Brubeck” 專輯中的“Take Five Reprise”,以 PCM 格式 DXD 352.8 kHz / 24 Bit 錄製,在購買的 Audirvana 軟件可以讀取到DSD512 分辨率的原始檔案,這時的 USB-DAC 也能進行解碼,同時接入 Focal Utopia 耳機至 USB-DAC 的耳機輸出開始享受音樂。

清晰、透明和豐富的音樂細節
這個高動態的高級耳機,額定阻抗為 80 歐姆,帶有略微傾斜的鈹振膜驅動單元,並結合其開放式設計,提供更出色、更仔細的音樂播放。因此,您自然可以從中判斷出訊源的優劣,對於 USB-DAC 來說,對這些判斷都是優勢,聲音輸出令人愉快、平靜和放鬆,而音樂檔案則非常清晰透明,使音樂一開始就留意到現場錄取到的輕微雜音。四位Feenbrothers 成員在Hilversum 錄音室的一場獨家現場音樂會上,演奏了著名的“Take Five”。多虧了 USB-DAC,它的如實表現使我們處在當時現場的最佳聆聽位置,所感受到的空間感強化了這種美麗的錯覺。當Marc van der Feen 以 5/4 拍子節奏靈巧地彈奏“Take Five” 時,我們通過鋼琴聲的反射和環境背景噪音,可以了解到整個空間的聲學特性。

既開放又刺激
音樂會最令人愉快的是,四兄弟像仙女般在我們面前散開並搖晃。我們聆聽他們演奏的每一個細節;鋼琴不斷的變化音色、彈撥低音提琴的咆哮聲、清脆的鼓聲組合,尤其是連續演奏的曡音鈸令人著迷。Matthijs van der Feen鼓棍的輕輕一擊,這凹凸不平的金屬圓盤,氣勢磅礴!唯一更令人著迷的是色士風,在這首歌中扮演了一個複雜的角色,吹奏的聲音也如此逼真,以至於我們幾乎可以看到Paul van der Feen 在我們面前演奏,再現清新、靈動、生動、同時展現出非常舒適的開放聲音。所有這些都有助於心情放鬆和感人的表演,就算在低音量下也成立,整件事保持其存在。USB-DAC 即使在低音範圍內也保持穩定,並避免了其它情況下出現的薄聲。由於其體積細小不占空間,USB-DAC 總能在環境中找到屬於自己的位置。

高傳真的極限
使用 Focal Beryllium,我們聽到了音符之間的微小變化。因此,我們改用 HEDD HEDDphone 耳機的結果令人信服,聲音呈現更冷靜、更平衡、更線性。在這裡,不同的換能器本質開始發揮作用:HEDDphone 使用全頻氣動式單元 (AMT) 。另一方面,即使音量發生變化,聲音平衡度仍然保持不變,肅然起敬!然而,額定阻抗為 42 歐姆的 HEDDphone 要求相當高,因為它的 AMT 效率不高。因此,它需要強大的驅動力。 USB-DAC 的耳機放大器可以處理這個問題。但是,當我們想在最高音量收聽時,已經達到了它的最大功率。當我們轉用到額定阻抗為 250 歐姆的 Beyerdynamic DT 1990 Pro 時,也會發生這種情況。事實證明,它在聲音中表現更加穩健,尤其是低音。儘管如此,使用這些耳機,USB-DAC 還可以提供精細的分辨率、透明度和臨場感。

USB-DAC 可為純模擬音響系統升級
現在我們拔出耳機線插頭。 使用 USB-DAC 機背的RCA模擬輸出,將音樂訊號傳送到 Supravox Vouvray。 這是一部純模擬的高級膽/石混合式合併放大器。 借助 USB-DAC,我們將其提升到具備播放現代高水準的數碼音樂,這是 USB-DAC的另一種用法。 它提供最大2V 電壓的模擬輸出,並且可以調節音量。 因此,可以將它連接到 Supravox Vouvray 的高電平輸入。 這一次,由 Oppo UDP-203 藍光機代替筆記本電腦作為訊源; 音樂通過 S/PDIF 同軸數碼線傳送到 USB-DAC 的 D1 輸入,揚聲器選用 PMC twenty5.24i 。 整個系統的聲音表現非常出色:我們聽了一張樂器種類豐富的音樂 CD,上面有 Kari Bremnes 史詩般的“Maybe” ,Tokunbo 憂鬱的“Headlights” 以及 Joachim Neuffler 和 Tobias Becker Big Band 的爵士樂“All In”-...

重現聲音強勁的小組合
耳機享受的音質保持不變,我們再次體驗到清晰、透明、充滿活力、從容、細節豐富和準確性。 為了比較,將 CD 播放器作為轉盤,再將它直接連接到放大器,聲音有少許侷促而乏味。 最後,我們將 USB-DAC 與一對小型 Kanto YU4 有源揚聲器連接。 在這裡,和以前一樣,我們希望在 USB-DAC 的音量旋鈕上看到一個固定位置。誠然,它可以無休止地轉動,因此很難保持它在同一個位置,這樣可以更輕鬆地找到理想的正確音量設置。 除此之外:即使使用這種節省空間的組合,聽音樂也變得更有樂趣! 這就是令人印象深刻的音響系統所需要的一切。

結論
使用有吸引力的小機器解決方案, Lindemann Limetree USB-DAC 完全符合 Limetree 系列的概念。它作為一部解碼器、耳機放大器和前級放大器於一身,因此提供了豐富用途的功能。 DAC 可讀取高達 PCM 768 kHz / 24 bit和 DSD512 的 HiRes訊源。然後,它的音量控制放大器模組,一方面可提供連接後級的訊號輸出,另一方面也提供耳機輸出。耳機放大器可應付難推或高阻抗耳機,並提供足夠的推力。USB-DAC 在聲音方面表現卓越。它以清晰、透明和豐富的細節給人留下深刻印象。它提供準確以及充滿生機且輕鬆的自然聲音。得益於其眾多的功能選項,可遙控的 USB-DAC 將電腦提煉成一個整體的發燒系統,將傳統的模擬系統提升至現代的數碼播放水平,可與有源揚聲器組合成完整的播放鏈,也能夠驅動後級。因此,USB-DAC 被證明是一部音效與功能同樣出色的多面手。

閱讀原文請瀏覽: https://bit.ly/3zQhMOB